男性保养 | 男性保健 | 男性用品 | 男性饮食 | 营养健康
中医养生经 心血管保健 男性健身好
当前位置:人民健康网>新闻资讯>
《城市里,突然下起了雨》-“记岭南中医传承人生活和学习故事”

时间:2019-05-14 14:26:42  来源:网络转载  触屏页

作者介绍:陈权,广东中医师承教育研究中心师承学员、广州同学会执行理事长、经方研究小组组长,陈权先生师承于全国第六批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指导老师、广东省自然医学研究会会长、广东省政

  作者介绍:陈权,广东中医师承教育研究中心师承学员、广州同学会执行理事长、经方研究小组组长,陈权先生师承于全国第六批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指导老师、广东省自然医学研究会会长、广东省政协委员(医药卫生界)、广东中医师承教育研究中心专家主席团主席、广东省名中医、中山大学博士后导师、国家临床重点专科中医肝病学科带头人、中山大学附属第三院中医科大科主任、杨宏志教授。

  散文式中医科普作品

  《城市里,突然下起了雨》

  晚上9点多,微醺,我冒着小雨,冲进楼道。雨不算大,至少背囊里的《伤寒论》和笔记本没有渗湿。本想推掉所有应酬,以留下更多的时间学习中医,但工作需要,不由得自己。自律是医者的修行。酒阑人散后,身上每个皮窍腠理都填塞着负罪感。今晚又喝酒了,影响学习啊。

  我打开微信,傍晚请教岭南经方名家黄仕沛老师的问题还没得到回复。《伤寒论》有五个栀子豆豉系列方,分别是栀子豉汤、桅子甘草豉汤、栀子生姜豉汤、栀子厚朴汤和栀子干姜汤。栀子诸方服法均有“得吐者,止后服”之叮嘱,但栀子汤不是“吐剂”,栀子生姜豉汤甚至还有止呕作用,何来“得吐者,止后服”呢?

  常有同道问我是如何学习中医的,没有别的,就是重复再重复,钢琴是练出来的,知识也是一点一点累积出来的。栀子豉汤的“得吐者,止后服”让我疑惑,但学习期间,不解是有的,困难是有的,未来还会遇到很多难题,需要我一个个地攻破。

  朋友邀请我同去另一个城市参加某中医学者组织的两天一夜的培训班,我推辞了。我们不缺学习资源,缺的是时间,缺的是主动学习的积极态度。就我而言,时间才是学习最大的障碍,是最大的绊脚石。

  现在学中医绝对比古代容易,古代没有授课视频,没有搜索引擎,没有各种学医APP,而如今,学习变成一种随时随地皆可开展的活动。为了听中医经典课程,我买了头戴式无线蓝牙耳机,晨跑,买菜、做饭时都在听课,生活变得充实饱满。

  初学中医的朋友问我该看什么书,我也曾困惑于此。我曾害怕错过每个有用的知识,买下各类中医书籍,中药、针灸、儿科、妇科、教材讲稿、还有各种医案、医论和杂集著作。书籍堆满了家里的每个角落,但古今医书浩如烟海,又怎能真正看完?我们需要在浩瀚书海中理出头绪来,寻找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最后,我选择了《伤寒论》和《金匮要略》,回归经典,学习经方,学习一千七百年前的仲景智慧。这两本书会一直陪伴我,直到生命结束。

  中午时分,城市里突然下起雨来,今天是周末,我在校场西路的麦当劳坐着,透过落地玻璃,看着雨水从叶的顶端滴落。我给两位转介绍的患者(朋友)切脉问诊,分别开了“桂枝加厚朴杏子汤”和“柴胡加龙骨牡蛎汤”,“柴胡加龙骨牡蛎汤”去丹铅易礞石,取其坠痰,平肝之性。患者拿着方子离开,我开始学习。

  我喜欢这家麦当劳,阳光可以透过落地玻璃照进来,晚上灯光也恰好合适,坐在某个角落里,一个芋头派、和一杯自带的长白山松针茶,一本《伤寒论》和写满字的笔记本,我抄写伤寒条文,一晃就是一个下午,一个晚上。

  傍晚,客户来电,邀我前往饮宴。我本不想应酬,但生意往来,不能大家拂了面子。杯来盏往,酒肉满桌,但我心里却想着未能理解的伤寒条文。

  酒过三巡间,师承中心的黄同学来电,我离开宴会厅,躲开嘈杂喧哗酒气人声,便听到他着急的话语:“陈师兄,你认不认识擅长治疗肿瘤的纯中医?我朋友得了鼻咽癌!”我说,你容我想想,擅长治疗肿瘤的纯中医确实不多。以西医为主流医学的当下,很多中医都使用西医疗法,或是所谓的中西医结合,打着中医的名头,内里却是西医的思维。在各个综合医院里,这样流着西医血液的中医并不少见。或是因为医术不精,或是受西医学强大学术压力和影响,在各个中医药大学走出的中医们,有部分医者已偏离了方向。黄同学深表认同,他曾介绍朋友去找某中医院肿瘤科知名中医教授,该教授建议患者直接进行手术和化疗。但他的朋友很清楚,化疗和手术是条不归路,于是设法寻找医术高明的纯中医,以延长生命。

  回到家,我换下湿衣服,用毛巾擦干头发,从冰箱里取出醒酒汤热一热,便听到微信提示音,黄仕沛老师给我回复了:“‘得吐者,止后服’这个问题是历代注家的疑点。其实诸栀子豉汤均是以‘心中懊恼’为主证。是邪热扰膈,所谓‘客气动膈’,诸栀子豉汤虽不是直接的涌吐药。但服后吐出,是邪有出路。心中懊恼减,病情会好转,可以止后服。再隨证治之。”

  洗漱后,酒精仍在我头脑内起作用,我在师父的学生群里分享了条伤寒条文:“本发汗而复下之,此为逆也,若先发汗,治不为逆。本先下之而反汗之,为逆;若先下之,治不为逆。”师父回复:这些都是理论,更重要是临床和辨证。

  好吧,早点睡,明天去跟师父出诊,让那鼻咽癌病人来找我们。

  窗外,雨还在下。

  2019年3月2日于广州葵树庙

  “广东省名中医杨宏志教授评语”

  作品富有故事性、可读性、文学艺术性及中医内涵,文章细腻地刻画了岭南中医传承人的心路历程,也是广东中医师承学子们的真实生活学习写照。

  

该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人民健康网观点,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予以删除!

新闻资讯
新闻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