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保养 | 男性保健 | 男性用品 | 男性饮食 | 营养健康
中医养生经 心血管保健 男性健身好
当前位置:人民健康网>新闻资讯>
武汉代孕小广告猖狂刷墙 记者暗访揭露猫腻

时间:2019-06-11 10:15:39  来源:网络转载  触屏页

最近不断有市民向我们反映,武汉各大医院周边以及医院卫生间,被一些小广告侵占,这些小广告都打着代孕、供卵供精、性别鉴定等字眼,而这一些都是国家明令禁止的行为。那为什么还有这么多这类

  最近不断有市民向我们反映,武汉各大医院周边以及医院卫生间,被一些小广告侵占,这些小广告都打着代孕、供卵供精、性别鉴定等字眼,而这一些都是国家明令禁止的行为。那为什么还有这么多这类小广告,我们的记者对此进行深入的调查。

  在收集了多家医院厕所的小广告并进行号码归属地查询后记者发现,绝大多数号码的归属地都在武汉,广州,也有在上海、北京的。

  记者通过微信加了小广告里的其中两家代孕机构。一家叫“高鹰代孕”,微信介绍显示其业务分布在广州、上海、武汉;另一家叫“欧玲助孕公司”,介绍显示地址就在上海。记者以多次没有胎心胎芽导致流产为由向两家机构“求助”,对方都迅速给出了“代孕”这个办法。

  “我们的微信朋友圈有多个真实成功案例,我们是正规医疗公司注册,带身份证签合同,无任何中介费!”在推广代孕方案时,“高鹰”公司的负责人说,“子宫会随着时间流逝而衰退,停经会直接导致子宫萎缩,租借子宫没有几十万元是搞不定的。”

  武汉高鹰机构都声称能够开展三代试管婴儿技术、借卵服务、代孕服务,项目费用从十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其中,“借卵+包生两个宝宝”的费用高达150万元!

  代孕服务:甭管啥要求给钱就能办

  地点位于武汉的一家代孕服务中心表示,他们有专门包成功的代孕套餐,只不过价格要比一般的套餐高出不少。另一家位于上海的代孕中心也信誓旦旦地打包票,"包成功就是一定成功,不存在成功率的问题,已经做过一两千例了。

  武汉高鹰代孕:"是根据你的条件我们去给你选,我们手里资源不一定多,我们找同行互相沟通,跟房地产中介差不多。

  对于一些客户的特殊要求,代孕中心也都表示可以满足,当然前提是需要加收相应的费用。

  记者:“想要男孩,这个能办吗?”

  高鹰代孕网:“可以做,选择性别要增加一个四万块钱。”

  很多代孕中心甚至承诺,保证可以让客户在两年之内抱到一个健康的亲生宝宝。如此明目张胆地进行卫生部明令禁止的代孕行为,难道医院方面愿意配合吗?面对记者的疑问,一位代孕中心的工作人员答复"都打点好了”。

  为了打消客户的后顾之忧,代孕中心都会和客户事先签署一份合同,合同上详细约定了实施的具体细则及违约责任。对此,两家代孕中介是这样解释的。

  高鹰代孕网:“我们在北京和上海都有医院,如果确定的话,您可以到时候来北京见代孕妈妈,签合同。”

  代孕中心:“在中国,代孕暂时还是不受法律保护,但我们都是比较自律的,都是本着诚信来做事的,站长也会用真实的身份证和你们签合同的。”

  合同长达12页纸45大项代孕中心难见“真容”

  事情真的如他们所说的那样"阳光诚信"吗?记者尝试以客户的身份向武汉高鹰代孕服务中心索要了一份合作协议。记者看到,这份合作协议共有12页,协议内容共有45个大项,所有可能涉及的细节都非常详细。

  武汉代妈妈“211大学,身高170cm,自愿供卵”

  在小王的朋友圈,每天都有所谓的“报喜”。记者曾看到一个女孩的照片,女孩面容姣好,照片下这样介绍:供卵自愿者、211高校大学生,身高1.70米,形象好,需要的客户尽快预定。

  供卵(或借卵)是地下非法代孕机构普遍开展的业务之一。小王说,只要客户提出需要,比如身高、体重、血型、学历,他们都会按要求寻找“自愿者”,然后带给客户面试。机构提供的供卵“自愿者”年龄标准为19-26岁,身高1.60米~1.70米,外貌良好身体健康,有正在上大学的学生,也有刚毕业的。

  小王的资源总是很抢手,这个女孩的照片资料发到朋友圈后很快就被客户预定了。“一般情况下,好的资源两天内就会被定下,一些名牌大学的(学生)甚至发出几小时内就会被‘下单’。”小何说。

  我国卫生部门曾严禁任何形式的商业化赠卵和供卵行为,然而在这些机构里,交易是明码标价的。“武汉高鹰”在对记者报价时告知,客户需要在支付“套餐”费的基础上给捐卵自愿者一定的补偿。补偿标准一般在3万至6万元,如果不挑选自愿者,补偿费用2.5万元。例如,他们机构“借卵自怀包怀孕”价格为16万元,“借卵+借腹生一子包成功”的价格为90万元至110万元,在这个基础上,客户需要给供卵“自愿者”几万元的补偿费。

  从29岁到43岁,张芳(化名)自己都数不清多少次来到医院,正常女性生孩子是怀胎十月,而她却等了14年依旧未能如愿。

  事实上,像张芳这样的不孕不育人群不在少数。

  近年来我国不孕不育夫妇逐年增加,中国人口协会公布的调查数据显示,20多年前,我国育龄人群中不孕不育率仅为3%,到了2013年,我国不孕不育人数已超过了4000万,约占育龄人口的12.5%。

  育龄夫妇不孕不育已成为社会难题,代孕需求量增大是催生非法代孕市场的主因,其背后隐藏着巨大的利益链条,对此,应有法律加以明确规范,并进行严厉打击。

  据统计,在世界范围内,每7对夫妇就有1对有生殖障碍,我国的不孕症患者占已婚夫妇人数的10%以上。

  “由于严重的空气质量恶化、严峻的食品安全形势、高强度的工作压力、疾病高发以及人身意外等原因,不孕不育夫妇在育龄夫妇中的比例逐年增高,已经成为全球化的趋势。”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主任杨立新说。

  “再加上生殖知识普及不够和反复流产等多种因素,导致育龄夫妇不孕不育的案例越来越多。”中国政法大学医药法律与伦理研究中心主任补充说。

  在这样的情况下,代孕市场因此而发展壮大。

  对不孕不育群体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目前主要有3种,即人工授精、体外受精-胚胎移植(试管婴儿)和代孕,而对于很多子宫出问题的患者来说,前两者无法实现,代孕是唯一能拥有自己孩子的

该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人民健康网观点,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予以删除!

新闻资讯
新闻图片更多